欢迎访问: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

法医鉴定咨询电话:010-67224430-818010-67224430-819 文痕鉴定咨询电话:010-67224430-810

产科轻率诊断带来的冤案


  妇产科医生轻率诊断,司法机关又查证不实,可以构成总想不到的冤案。
  事情追溯到1985年6月27日下午5时许,处于休克状态的15岁的少妇女南红兰被抬进江苏省江都县某镇卫生院。经医生检查,初诊为“青春期功能性子宫出血”,当即对她采取了输血、止血等抢救措施。经过几小时观察,出血仍不止,生命垂危。
  守护在旁的南红兰爸爸南兴山焦虑不安。他是个火爆性子,竟然冲着医生发火,埋怨医生没有本事,要求给予转院。
  两名女医生再次给南红兰检查,钳出一小块模糊不清的血块,她们没有仔细辨认,就一口断定这是“胚胎组织”。这个诊断使在场的人都感到愕然。南红兰再三申辩也是徒劳的,结果急得当场昏了过去。南红兰的妈妈田美珍听了顿觉天旋地转,气得发拌说不出话来。她除责怪自己的妇女儿以外,竟不敢怀疑医生的诊断。最后在出院卡上记载着“不全流产”的结论。
  事情也真湊巧。就在这个时候,镇派出所所长因牙痛到医院去打针。一个快嘴的护士居然对所长讲了南兴山奸污亲生妇女儿的传闻。出于职业的敏感,促使这位所长第二天就组织人员开展了紧张的侦查活动。他们分头找南兴山与南红兰谈 。
  病历客观性审查是法医文证审查的客观内容
 当两名公安人员找南红兰谈话时,吓得小红兰直往妈妈身后躲。后来,在妈妈的再三安慰劝说下,她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下来接受公安人员的询问。问者说:“只要你说出来,如果是你爸爸的,就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就不问了。如果是别人,我们就去找他。”开始,她拒不承认,后来在有关人员一再向她拍桌子、发火的情况下,她就承认了。
  询问被告人一整天,南兴山始终矢口否人,甚至在将南红兰承认的笔录摆在他的面前时,他仍然是“拒不认罪”。有关人员决定将他从乡村带到镇派出所继续询问,直到晚上九、十点钟。最后,南兴山承认了。
  南兴山被公安人员带走时,南红兰哭得象个泪人,躺在地上打滚,哭喊道:“爸爸,我冤枉了你……”当时在场的围观群众,个个面面相觑,深感纳闷。
  南兴山奸污亲生妇女儿一案,按法律程序移送到县人民检察院。
  县检察院检察人员访问了医院里的那位医生。问:“你们的诊断会不会有差错?”那位医生回答得很干脆:“诊断是绝对不会错的……我经历得太多了,这种事我能不慎重吗?”至此,检察人员也就深信不疑了。这样,县检察院以流氓罪向县人民法院提出公诉。
  法院承办人员阅看案卷后认为,即有“被害人”的陈述,又有“被告人”的口供,又经公安、检察部门的调查核实,事实是不会错的。据此,判南兴山强奸罪,处其有期徒刑7年。
  1985年9月19日南红兰又一次病倒了。田美珍把妇女儿送到泰州市人民医院。这里的医生诊断为“青春期功能性了宫出血”。医生的这次诊断使田美珍感到惊奇:妇女儿的症状与上次一样,为什么上次镇卫生院却诊断为“不全流产”呢?又过了五个多月,当南红兰再次出现上述症状时,田美珍当即把她送到上海诊治。经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诊断,结论与泰州人民医院的基本一致。而且,医生在弄清原委后说:“你妇女儿的卵巢尚未发育成熟,怎么会怀孕呢?所谓“不全流产”更是荒唐可笑。”科学的结论,犹如晴天霹坜,使田美珍如梦初醒。她痛恨初诊医生的轻率诊断给她家带来的种种严重后果。
  扬州市中级法院得知情况后,对案件进行了复查,发现这是一起错案。他们根据“有错必纠”的原则,撤销原来判决,宣告申诉人南兴山无罪。
  在事实面前,诊断为“不全流产”的医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诊断轻率。她说:“我们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捅到你们政法部门,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。当时,由于我没有条件作病理检查,仅凭肉眼观察的。”
  患者 女,足月,胎膜早破36小时,临产7小时,胎心音消失4小时,由他院转入。血压13.3/9.3kPa(100/700mmHg)。阴道检查胎儿横位,右上肢已脱出阴道。导尿可见血尿。诊断先兆子宫破裂,被忽略性横位,死胎。立刻在局麻下行剖宫产术,取出死婴,并见子宫下段左侧肌肉菲薄,近阔韧带处静脉曲张,未见破口。术中出血 200ml,血压突然下降,手术结束时血压听不到,经注射升压药及加压输液血压稍上升。手术后4小时病人出现抽搐,呼吸心跳停止。同时发现阴道内出血较多而不凝,经抢救无效,于术后5小时20分死亡。尸检见左侧前壁近阔韧带处有3cm破口、腹腔内、阔韧带内、子宫内共有血液750ml。术后出血2500~3000ml。血1800ml。
  本例系胎膜早破36小时,被忽略性横位,死胎,先兆子宫破裂的产妇。入院时病情严重,剖宫产术是必然的措施。手术时血压突然下降,至手术结束时已听不到。手术是在严重休克中进行的,由于术中出血量不多,子宫破口处无活动性出血,因而被忽略。术后由于应用升压药物和加压输液,血压上升,破口处再次出血达2500~300ml。输血仅1800ml,血容量不足引起出血性休克,发生心搏骤停而死亡。此外,子宫破裂及死胎物均含有组织凝血活酶,少量的凝血因了就能很快激活启动整个凝血过程,容易发生弥温性血管内凝血(DIC)。本例术后出血不凝,虽未检查DIC化验指标,估计很可能与DIC有关。